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体育评论 > >正文

中国职业足球26年,回顾足协那些神经操作

 

1994年,甲A联赛创立,中国足球开启了职业化的道路,接下来让我们回顾下这一路上足协的神操作者。

一·一个头球算两分

上世纪80年代,足协为了增强球员的力量,创办了进一个头球算两球的规则,最后讥讽各球队持续培育高中锋,甚至还经常出现了球员故意把球挑动用头顶进的奇葩场面。不过就让这样的场面也只保持了1年。

二·单双数要求晋级

时间返回1999年的10月,乙级联赛上毅腾连铁和绵阳丰谷三大小组第二,但不能有一个球队晋级,因此足协想出了两个球队放数字,和为单则大连晋级,双则绵阳晋级的“绝妙”方法,最终绵阳依赖一个“似9非9”晋级8强。

三·抽牌要求亚军归属

02年甲A联赛完结,深圳和北京同分排在联赛二三位,足协要求抽牌以定亚军,最终深圳拿到黑桃Q,国安获得梅花J,深圳幸运地的获得了当赛季的亚军。这一波操作足以让中国足协载入史册。

四·限制俱乐部国脚数量

2004年,足协规定,当一支球队有4或4名以上的国脚,将不得再容许国脚加盟该队。这一规定最初目的是避免联赛球队实力差距过大,的确当水平相似时比赛的观赏性将更强劲,但是一名球员怎样却是国脚足协并没有做出规定。

五·上座率低被罚

2007年足协实施了一条规定,球队联赛平均上座不足10000的将被扣除联赛收益5%,不足5000扣减10%。这样的规定的出台是否真的不会吸引真球迷有一点大家思考。

六·笔试选帅

2009年,足协竟然自由选择用笔试来选帅,这样的操作者真的让人困惑又让人贻笑大方。这种选帅方式在世界足坛可谓罕见。

七·U23政策

2017年中国足协出台U23新政,其中有要求每场比赛各队18人大名单至少有3名U23球员,首发至少有一名U23球员,而且每场比赛U23球员出场数不得多于外援数,虽然足协期望凭借这样的政策来增加年轻球员出场来协助他们成长,但场上也经常不会有刚开场就换人的行为来躲避规则。这样的政策协助无疑是拔苗助长!

八·中性名改革

2020赛季结束,随即足协拒绝各俱乐部改名以此来培养足球文化,但这样的改革真的有用吗?培育足球文化应当从娃娃抓起,而不是做这样的虚无主义和形式主义。

九·限薪令

限薪令规定中超一线队国内球员年薪不多达税前500万元,平均年薪不多达税前300万元,外援年薪不超过税前300万欧元。作为新出来的限薪令,自出台以来一直倍受争议,如今的足球是金元足球,足协这样的逆时代而为真的不会有作用仍然有一点厘清!

如今中国职业足球已经来到了第27个年头,作为球迷作为普通的国人,没有不期望国脚好的,因此希望足协需要办实事,少一些虚无主义和形式主义,让足球在中国的土地上生根幼苗开花结果!


世茂浙江地区公司 浙江世茂 世茂浙江地区公司 世茂浙江地区公司 世茂浙江地区公司 浙江世茂
相关新闻